求书阁 - 玄幻小说 - 数字码案在线阅读 - 第2章 红色信封

第2章 红色信封

        第2章    红色信封

        1748年4月9日上午,我被巴比勒教授喊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希尔,这封信是给你的。”巴比勒教授还是那么钟爱他手里的雪茄,每次见到他的时候,他都会吸上两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巴比勒教授曾是鬼火军队的金牌上校,是所有鬼火军人的信仰。然而在一次秘密抓捕的任务中,巴比勒教授不幸踩中地雷,被炸断了一条腿。他的母亲在惊吓中脑梗塞病发离世,这成了这个钢铁男人心中唯一的痛。在巴比勒教授出院后,原先的鬼火军队已经没有了他的位置,他被迫来到我们学院当起了一名军法教授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教授的桌子上赫然摆放着一封红色信件。信件内容如下:

        亲爱的顾希尔少尉: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我应该喊你一声弟弟,我现在遇到了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情,但是来不来完全由你自己决定。在你走后,我们的小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也引发了一系列的惨案。有人花高价请我来处理这件事情,但这件事情的困难程度远远超出我的想象,我一个人没办法完成,我需要你的帮助,这是个很离奇且很有趣的案件,我相信你会感兴趣的。哦对了,我住在皮克路25号,具体情况我们面谈。记住了,不要相信任何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你的同父异母的哥哥

        拿到信封后,我并没有立即返回家乡,而是去往银行对面的福酢琳咖啡厅,因为在那里我有一件私人的事情要处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嗨,boy,你看起来心情有些不……大好,你懂我的意思。”一个类似男孩子的女孩子的声音从我的左边传来,我并未理会,直到我看见她冲着我笑的时候,我感觉这让我有点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……没事。就是……我必须回老家一趟,可能要两三天,也可能要三五年,谁知道呢。”我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女孩竟然是龚锦月——我在博尔霍慕兹的唯一的朋友,或者说是兄弟也不为过——当我抬起头时才发现是她。“哦,天哪!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这儿拿这个月的生活费,你知道的,对面就是。”只见她默默地从左上衣口袋掏出一根烟,并点上。我大致地扫描了她全身,她还是喜欢这件格纹式衬衫,以及这条……破的不能再破的背带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…是哈,我都没注意到……”我尴尬的笑了笑,一时间,觉得双手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比较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希尔,到底怎么了?你的老家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比如说你的家里人……”她似乎察觉出我的不安,但这是我们认识这么久以来,她第一次喊我的名字,而且喊的是如此的亲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不是,其实也没多大点事儿,我觉得我自己可以解决。”我摊了摊手,若无其事的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对我来说是我唯一的朋友,我自然是把她当成我的亲人对待,但由于最近发生的琐事,我却想快点结束这次对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拿不准主意的话,你可以给我发消息,我觉得我可以帮的上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好的,代我向你的三个姐姐问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起身去往吧台处理完那件私事,就坐上了前往老家的大巴,毕竟这是唯一回老家的工具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并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因为一封信的内容而起身坐车回了老家,我也不知道这封信里的哥哥是真是假,因为我并没有听我父母说起过。相比于这个从未见过面的哥哥,我更期待的是那一系列的惨案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博尔霍慕兹到井约由,只有这辆跑了几十年的大巴还在营业,但并不是直达。相对于博尔霍慕兹,井约由是个偏僻落后的农村,经济并不发达,然而这些在我走后都得到了好转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巴行驶了十几个小时,中途也停了几次,但都不是我的目的地,直到在喀克特尔酥停靠时,我才下了车。从喀克特尔酥到井约由还有两三个小时的脚程,这段弯曲且泥泞的小路是我童年时候的噩梦。小时候唯一的乐趣就是赶集,因为每次赶集都能见到行行色色的人。然而当我这次回去的时候,一条笔直的快速通道愕然出现在我们家门口,这也省了走几十里弯路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第一时间赶往皮克路25号,然而那里只是一片荒凉的坟滩地。我顿时感觉我被人戏弄了,还为自己因为一封信而转职来到老家当一名治安官而感到可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嘟……嘟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手机铃响了,是本地的号码,但我并没有为其备注,我试着接通这串电话,想看看对面想说些什么。平常面对这些号码,不是房产中介,就是让我去代言游戏,然而这次,电话那头却支支吾吾的,时不时还有微弱地金属撞击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没一会儿,电话就断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默默地点燃了一根烟,回想着信中的内容,因为我根本想不通,他把我喊回来干嘛?难道就单纯的想戏耍我一翻?不对,这个小镇确确实实在这十年里发生过数起惨案,但每件惨案两两之间却又毫无关联。他跟我说不要让我相信任何人,却又跟我说让我去皮克路25号找他,他到底要干什么?等会,皮克路?难道他想说的是pike路的25号或是2号或5号?pike,是通行费的意思,难道是傅截高速路的收费站口?这也不可能吧,我下高速的时候也没看见有人啊?啊!到底是什么意思啊?

        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前往警务所,毕竟我已有十年没回家了,十年的在外漂泊,屋里屋外到处杂草丛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左警长,你可知皮克路25号是什么意思,或者说它的具体位置在哪里?我去找过这个地方,但是它并不存在。你知道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皮克路25号?哼!皮克路是新修的路,那条路上根本就没有人住。自从血钻的出现,那条路上就一直出事故,路边的坟地就是最好的证明。我劝你最好不要去,多!管!闲!事!”左警长抽了一口旱烟,缓了一口劲,又扯着嗓子说道,“在城东十五里的堰坡地,那里有一家渔摊,已经经营了十多年了,摊主跟你一样,是少有的顾姓人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当我要走的时候,左警长又补充了一句“小鬼,他们家的地址是梭子鱼街625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左警长突然补充的那句话,让我觉得他似乎是知道些什么,但碍于面子,我只好悻悻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很难打到出租车,我徒步走到那里。虽说有十多公里远,但对在警校苦苦训练的我来说却是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另一边,左依娜接到一通报警电话,等她赶到现场时,整个房屋门窗紧闭,炖着鸡的锅上面铺满了泡沫,地上趴着一名成年男子,旁边除了一个摔的花屏了的手机,还有一个用血渍写的残缺的数字“2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我就被传唤了回去。但我并不知道我是以嫌疑犯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我刚踏进警务厅的大门时,鲁祖焱一把抓过我的衣领将我顶在墙上,“小子,我看你很不爽!说!你跟死者在最后一通电话里到底说了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开他,焱。”左依娜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我,不可置信的说到“昨天你刚来我们这里报到,今天就有一个人死了,还是跟你有关的,我不管你是因为调配,还是因为其他目的,我只想问你一句,他最后都跟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好实话实说!”她把这六个字咬的很死。眼神中充满愤怒,悲痛,还有一丝后悔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最后一通电话,我沉思了一会,想起来我接最后一通电话时的场景,毕竟我不会太在意平常琐事,那天的记忆显得异常模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只听到……对面很吵,说话……支支吾吾的,还有……有……有节奏的金属敲击声。”被搞得一头雾水的我支支吾吾的回答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死者是左依娜的未婚夫,死因是煤气中毒。名叫秦鑫,32岁,家住阁雅路121号,这个房子是和左组长认识后特地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!他还说了什么!”鲁祖焱仍把我往墙上撞,对他而言,谁也不能惹左依娜伤心,包括已死的秦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他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放他下来!”左依娜当场失控,但还是保持了仅有的理性,“他用的……是摩斯密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尹金迅速找来一根筷子,并递到我的手上。他用眼神示意我敲击出当时的节奏。

        -。--/。。/-。/。-

        “y…i…n…a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依…娜……。”我缓缓道出这两个字,左依娜瞬间泪奔出去,我不由得敬佩他们之间的感情,但我又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总感觉这四个英文字母代表着什么,却又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