求书阁 - 都市小说 - 大明英华在线阅读 - 369章 里子都没了,还要啥面子

369章 里子都没了,还要啥面子

        孔尚义暗暗咬着牙槽,瞥向郑海珠和朱以派那两张不露喜怒的面孔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对狼狈为女干的狗男女!

        那跳大神似嚎丧的乐舞生就不说了,跟着冒出来的张璁后人,定也是他们安排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州府……和鲁府长史张耀芳一样,都来自浙江,保不齐就是姓郑的老早给鲁府出的点子,把人弄来这里等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孔尚义见朱由校没来,思忖着毕竟还没惊动未来储君,事情或有挽回余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于是硬生生咽下喉头的一大团浊气,大步走到礼部的汪嵩跟前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汪主事,鲁藩的乐舞生,应是对孔庙礼乐有些误会。而那自称张阁老后人的,不知真伪,只怕,乃别有用心之恶徒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汪嵩已知眼下的情形越来越不对,第一个念头就是怎么把自己摘出来,不趟这滩毫无征兆涌出来的浑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奈何礼部中人,包括他自己,素来没少收孔府的好处,拿人家的手短,这种关键时刻不出头,自己回京后还不得被上司们视作镴枪头而弃作敝履?

        汪嵩于是将脸一唬,对张希圣呵斥道:「看你的头巾,你已有功名?本官不管你是不是张阁老家的子侄,身为读书人,在孔庙前如此放肆,就是沽名钓誉的鼠辈,哪堪入仕为官?若还在此纠缠,本官就不只是当众训诫了!」

        张希圣昂着下巴颏儿,冷笑回应:「怎么?老爷离口称‘本部院"还早呢,就要抬出礼部二字,革我功名不成?汪老爷,世上万事,应先论是非曲直,而不是上来就摆官威。堂堂礼部,素来口口声声为国遴选忠直贤良之才,却连读书人说几句真话,都要如此气急败坏地封我们的嘴吗?那我今日亏得没有带他俩去找老爷你,否则定也是讨不回半分公道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张希圣说着,回身将两个农人推出来,大声勉励道:「曲阜是大明的曲阜,不是他孔家后人的曲阜,我一个大明的浙江生员,都能站在这里说话,你们这些大明的山东百姓,怎地就不敢对皇长子的师傅和鲁藩的将军,讲讲所受的委屈?」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个农人,是嫡亲的兄弟,原本在月前就要卖了儿女、去投闻香教了,没想到一个自称钦差家丁的汉子找到他们,不但接济他们银钱,让他们不至于妻离子散落草为寇,还给他们安排了一个据说是为万岁爷立功的好差事,若做成了,将来必有更大的嘉赏。

        兄弟俩一合计,琢磨着,被朝廷相中,应是比跟着闻香教造反更好,立时被点燃了改变命运的希望火苗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昨日,终于明白是来衍圣公府的门口控诉,并且有功名的读书人会冲在他们前头,这两个对孔家地主老爷们满含宿怨的自耕农,更是摩拳擦掌、只等开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两人为了让更多围观的百姓听清楚,并未冲到朱以派和郑海珠面前,而是原地跪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哥哥扯开大嗓门,朗声道:「青天老爷们,俺俩的村子,从咱大明太祖爷打下江山后,就是齐王庄的。后来齐王他老人家没了,朝廷也没把咱那块划给鲁王。多少年了,咱们就是老老实实地种地、纳粮。不曾想,衍圣公府看中了咱那边的肥田,逼着咱投献。乡亲们不愿意,他们就纵马毁田,县老爷也不敢过问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你,你们这些刁民,莫要胡说!」

        这回不必旁枝的孔尚义出头,听到「冤情」直指「衍圣公府」的孔胤植,立刻开腔怒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心里头着实也发虚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田舍汉说得,多半是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明开国到如今,孔府所得的数千倾赐田,何止曲阜周边,而是遍布郓城、巨野、平阳、东阿等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孔家枝繁叶茂的各房,又确实仗着勋贵身份,不断地侵占新的私田,或诱使、或强行地让自耕农们投献土地

        到孔家名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孔家那么多分支,每条分支又养了那么多「打手」,莫说占田了,就是欺男霸女、私设刑堂,也不少见,反正各县一听与衍圣公府沾边,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谁曾想,以往水花都翻不起的寻常事,今日变成了拉在门后的屎,天亮时有人打开门,把屎抛在了孔庙跟前的太阳下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刁民?呵呵,」张希圣越发提起了气势,朗然道,「孔夫子说过,修己以安百姓,又说,恭、宽、信、敏、惠,方为仁者之道。而你们这些孔门子孙,牟利无厌,不惜将百姓逼上绝路,对百姓敲骨吸髓,还要管他们叫作刁民。我看另有五个字,正合送给你们这些国之蠹虫、民之祸害,那便是:贪、苛、诈、蠢、恶!我昨日已焚香禀过先祖张阁老,定要继承祖宗遗志,将曲阜之事上奏朝廷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们愿随恩公北上,一同告御状!」齐王庄的两兄弟,也紧跟着附和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四面响起一阵爆竹般的拍掌声,混合着士庶的叫好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背袖而立的郑海珠,与朱以派迅速地对望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半分喜形于色的得意,但意思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曲阜远近,并非烙上一个「孔」字的铁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山东是南北通衢之省,兖州又扼守运河要道,前朝留下的异姓,以及经商输入的异姓,都慢慢地形成宗族。商而优则仕,仕而优则置田地,然而曲阜孔家一度甚至把持地方文官的任免,目下又变本加厉地吞并土地,怎会不引发异姓家族的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那些击掌叫好的长衫文士们,并一些员外模样的锦袍男子们,人人面带终于出了口恶气的神情,多半就是不姓孔、又要参与权力与资源分配的外姓世家成员。

        朱以派至此,对身边的妇人,才算相识以来真正地服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这些棋子,肯定不是得了万岁爷的口谕后,才动手一个个排布在棋盘上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哪里来得及?

        她只怕是去岁夏天进京路过兖州小住时,就在琢磨这盘棋。

        强将手下无弱兵,她发号施令,手下们也的确得力,主仆们从南到北找出来的这些人,要么是家世过硬,要么是冤情堪怜,难得还都是勇卒,摧枯拉朽般直奔着孔府后人的七寸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一个临时被拉进来、还唱了开场戏的,大概就是他鲁府的乐舞生朱阅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更说明,郑氏行事,不像边塞有些名将那般骄气在身,她脑中,没有「万无一失」四个字,而是随时修改进军的筹谋,只为让兵锋更为排山倒海。

        朱以派嘴角牵了牵,对孔胤植和礼部汪嵩等人,淡淡叹道:「唉,本将军治下不严,那乐舞生也是个毛糙性子,我来安抚一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孔尚义、孔胤植叔侄的面色,早已经比孔庙门口铺着的石砖还青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们愣愣地看着是敌非友的鲁藩小王爷,袍袖翩翩走向那些今日扒了他们衍圣公府衣服的戏子们时,只听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化淳手下的小公公滚葫芦似地跑来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郑,郑师傅,哥儿他,去县城门口了,说是要去卖手艺换辽饷,曹公公怎么都劝不住。」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曲阜南门内,参天大树下的水井旁,停着由从京师一路由马拉船运来的宫轿。

        以轿子为圆心,周围几十步站满了大内护卫和小火者们,皆神色警惕地注视着纷至沓来的曲阜县民们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由校坐在轿子前的圈椅上,左手边站着曹化淳,右手边则更有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歪歪斜斜叠起的几块大石头上,用一颗小石头压着张三尺白纸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书五个大字:公输子传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辰,正是县城一天里最

        热闹的当口,听说当朝皇长子当街卖木工手艺,原本要往孔庙去看「大戏」的人流,也都像闻到更香甜的饼屑子的蚂蚁般,纷纷转向,又往南城门聚拢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由校端着在京城已经学得不错的天家风仪,可以做到面容沉静、双肩平正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分明感到,双唇有些不受控制地轻颤,后脖子也开始潮热,显然在渗出细汗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师傅与他坦言,给他的戏份,父亲朱常洛并不晓得。郑师傅说,她这个皇子老师敢冒着触怒天颜、或被下狱领死的风险,也非要在曲阜狠狠地干一仗,不知皇子殿下有没有胆略,告诉天下人,朝廷已经缺饷到了何种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夜深对谈中的年轻人,血脉贲张,几乎没有犹豫地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真的坐到白昼的光芒下,面对一张张写满诧异的面孔时,朱由校又被一种复杂的局促包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化淳微微躬身的姿态,令他能轻而易举地将朱由校的微表情,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火者口中的「曹公公劝也劝不住」,当然是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曹化淳的最后一丝犹豫,也是在听到往来穿梭的亲信禀报说,朱阅文已经于孔庙开场时,才终于褪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证明,破釜沉舟的郑师傅,真的拉朱以派上了同一条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妇人既然如此说到做到,那么自己更不能对她此行临时加码的戏份去阻拦,她太狠了,不好轻易得罪。

        圣心难测,说不定万岁爷会赞赏此举呢?

        就算不赞不赏,至少,在孔庙砸场子的举动,比皇长子当街筹饷的举动,更显「离经叛道」吧?那么自己这一头的压力,其实不算太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反倒郑氏这个妇人,暗示给自己的意思,很有诱惑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好魏公公,但不看好魏公公进司礼监。曹公公是内书房出来的人,内廷前景,也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化淳想到此,身子又低了几分,逊着嗓子问朱由校:「哥儿,人来得不少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嗯,孔庙那边如何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方才一个奴婢又来禀过,前朝张阁老的子侄,一番痛斥,很得了不少士林中人的赞许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朱由校「哦」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短暂的沉默中,一种年轻雄性好斗的本能,漫上胸腔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什么抚琴的乐舞生,那什么连举人都还不是的张璁后辈,都开干了,自己是赫赫龙脉、堂堂皇长子,箭在弦上了,怎么能犯怂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曹伴伴,那你还不吆喝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遵命,奴婢这就开腔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曹化淳从椅子后的箱箧里,拿出一个斑鸠脑袋的木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朱由校下榻鲁王府的小半个月内,和宋应星琢磨蒸汽机模型时,做了一半的木轮车。

        说「一半」,只不过是还没按上成熟的蒸汽机部分,四轮滚动的车架主体,却是完整的,串个绳子在斑鸠的鸟嘴里,就能用人力拉着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步走到挤挤挨挨的围观人群前,高声道:「建奴猖狂,辽事炽烈。我大明官健浴血边关,啊,就是守着北边的各处军堡,不让***们打进来祸害咱大明百姓的意思。将士们那般拼命,万岁爷他老人家呢,也是心疼得不行,直接从内库省下了十万两银子,发往关外。但俗话说,兵戈一响,黄金万两。十万两银子,哪儿够呢?咱大明的皇长子,为天子分忧,为社稷出力,今日就用他这些年花了心血做的物件,与大伙儿,换些银子,填作军饷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曹化淳到底也是内书房毕业生,大明太监里的高学历者,开场白说得一气呵成,又并不艰深,曲阜县民们脸上纷纷露出听懂了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化淳眼观六路,已锁定第一个目标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小公子,将这辆鸠车请回家如何?不贵

        ,才十两银子,你看,车若拉起来,上头的小木人儿,还会转悠呢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被曹化淳相中的对象,是个七八岁的童子,锦衣华服,脖子上戴着工艺精美的银项圈,一看就是富户人家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孩子倒还真不像周遭的成年人那般狐疑怯惧,一对眼珠子直勾勾盯着鸠车,步子已向曹化淳迈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边的管家哪里还敢犹豫,忙一面不停作揖,一面向曹化淳道:「啊呀,小人的主家真是得了大造化。公公恕罪,小人身上只带了五两现银,这就让小厮赶紧再去取些来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曹化淳和蔼地将小车放到童子手里,对管家道:「不急,咱家等着。你们主仆,更得谢谢皇长子殿下,是不?」

        管家忙牵着童子,跪下给朱由校磕头。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