求书阁 - 科幻小说 - 大明:爹,我不当天师了在线阅读 - 第90章 知识的垄断,祸水东引

第90章 知识的垄断,祸水东引

        朱樉,朱棡,朱棣三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四,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哥,明明是伱提议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老三说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三小扭扭捏捏,半天说不出来意,朱标佯装发怒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不说本宫就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别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樉见朱标拂袖,就要出东宫去,赶紧拉住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你最近经常出宫?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人用试探的语气,试图给朱标套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又好气又好笑,这三个家伙撅撅屁股,他就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标自然不会透露张异的存在,只是回了一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小见朱标不上套,只能继续尬聊: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不知道宫外怎么样,外边好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标板着脸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还想出去玩?这宫里的规矩你们又不是不知道,皇子未成年禁止出宫,等你们封了王,以后有了自己的王府,想走就能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虽然老朱未封王,但他们这些子女们大概都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小闻言哀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成年要多少年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我不喜欢当这个皇子,以前父皇还没当皇帝的时候我们还能到处跑,想走就被关在这个臭皇宫里,跟个囚犯一般,都说应天府好,可是我们住在这应天府里,却不知道应天长什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棣年纪最小,也是最皮,朱标说完他就忍不住抱怨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他说到一半,却感觉朱标的目光变得凌厉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棣吓坏了,赶紧跪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让你们是天家子弟?你们的身家性命关系国本,如何能随意出去?

        这大明新立,外边不知道有多少蒙古人的奸细,就是本宫出宫都要小心翼翼,你以为自己有多少本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棣跪着,有些不服气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又不当皇帝,出事也不碍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再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皇帝一词再次刺激到朱标的神经,变得怒目圆睁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棣似乎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,吓得哇哇哭,朱标转身问已经惊住了的朱樉和朱棡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也是这样想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樉和朱棡将头摇头拨浪鼓,自然不会承认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登时觉得有些意兴阑珊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兄弟之情,帝王之位?

        老四今日的说辞他可以当成童言无忌,但日后他们长大之后,心里真的不会觊觎这帝王之位?

        朱标出了东宫,无处可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他又来到他熟悉的御书房。

        老朱工作的时候,并不太喜欢太监进去烦他,朱标谢绝了太监的通报,径自进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刚想喊一声朱元璋,却见父皇看似坐的板正,其实已经在椅子上寐了一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却是没有叫醒朱元璋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当皇帝开始,一天十二时辰,朱元璋每日在御书房批阅奏疏的时间超过六个时辰,被张异那句“千古一帝”刺激过后,他变得更加勤奋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环顾四周,却发现一张毯子,他刚想给皇帝披上,却发现老朱已经被惊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皇帝醒来发现是朱标,一身警戒放松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让你去陪陪你娘,怎么又跑到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皇在为国师操劳,儿臣不能为父皇分忧已经是罪过,如何还能休息下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闹,朕跟你能一样吗,以后有的是你操劳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朱虽然在训斥朱标,眼中却露出欣慰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旋即,他坐直身子,本能拿起奏疏又想批阅,但他想起一件事,问:

        “常遇春他家闺女,可曾说了点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标: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朱元璋让他去找马皇后,大概也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老朱在很多地方布置了检校,但清心观内部没有,蓝氏去寻张异问前程,皇帝对张异的回答很是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常氏这个未来的太子妃,朱元璋自然也想知道张异如何对她说?

        朱标想了一下,终究还是没有将自己的推测说出来,只是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常家妹妹所言,和我们在张异那里听来的无般一二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元璋闻言,若有所思,他看似漫不经心对朱标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二人的婚事是我跟你常叔叔在小时候订下的,但如果……你若有想法,朕可以给你换个太子妃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标摇摇头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皇,未来之事虚无缥缈,张家弟弟所言也不见得为真,若是因为这种事背约,一来也寒了常叔叔的心,二来也会伤了天家的威信!且张家弟弟给长常家妹妹出了主意,说天数已变,也能改变她的命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数已变,是因为种痘法吗?

        那些臭道士就是让人厌烦,说话藏头露尾的,张异那小子也是一样,朕真想将他吊起来,好好拷问一下这小子藏了多少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提起这件事老朱就有些烦躁,但他的话也只是随便说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确定张异的价值,也了解那小子的性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明白自己皇帝的身份一旦曝光,张异胡说八道的概率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小子可绝不是什么正直之人,有了身份的顾忌,张异绝对不可能如现在畅所欲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自己的身份,也不知道能瞒着多久?

        未来,想要利用张异,他得找出一个合适的,能够相处的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从老朱的眼中读出一些担忧,且他脑海中闪过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他都能从张异的蛛丝马迹中猜测到自己的命运,难道父皇不会知道?

        他是“千古一帝”,那他孙子为什么会被幽禁一生,皇帝难道想不到自己不在的可能?

        也许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朱元璋并不想面对这种可能?

        或者,他心里已经有了备用的方案?

        那个方案,是替代自己的方案吗?

        朱标深吸一口气,将自己胡思乱想的事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就看着吧,你出去,回去好好休息!

        朕刚才收到消息,孔希学的儿子今日就能到应天了,明日朕会招他入宫,你多跟他亲近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衍圣公这一脉,就算咱们再不喜欢他,也只能将他们高高奉着,毕竟这天下还要靠那些读书人去治理,做的太过,会寒了他们的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标闻言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皇然孔讷入京,是打算……好好培养此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培养谈不上,孔家人老老实实在曲阜待着,就是最好,若不是孔家那个老家伙作妖,朕至少会给他一个体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孔克坚也好,孔希学也好,心里毕竟不会真的向着大明朝,这样的孔家朕不喜欢,只是想要改变他们很难了,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如此,朕还不如期待一下第三代!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孔家人毕竟掌握着【教权】,那些家伙在曲阜著书立传乱说,朕也不能轻易对他们下手,舆论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元璋提起这个,就忍不住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当皇帝之前其实他并没意识到这个问题,以前大家伙一起造反,朝不保夕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无论是李善长也好,刘伯温也罢,大家伙相处起来还算愉快,等到当了皇帝,君臣之间隐约也出现了一丝隔阂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层隔阂,是相权和皇权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按照张异那个臭小子的说法,这是士子集团和君王之间争斗,从汉朝独尊儒术开始,这种争斗就没平息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读书人需要将一身所学卖与帝王家,实现自己的抱负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帝王何尝不需要士子帮他治理天下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哪怕是异族入侵,代表读书人的精神图腾的孔家都会受到尊重,这种尊崇不以皇帝的喜好而转移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读书人掌握的权力,除了和皇帝分天下的治理之权,同样还有对知识传播,主导舆论的权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君王可以压士子一朝,却不能阻止那些人乱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少皇帝被那些家伙在史书上污蔑,被写成昏君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元璋不喜欢这种局面,却也不得不妥协,他将孔讷搞到应天,也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张异那招邪门歪道,却似乎给老朱打开了思路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有一种方法,可以撬开那些读书人牢牢掌握的传播权的口子?

        这件事以后再说,皇帝摇摇头散去自己脑海中的杂念,对朱标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孔克坚,孔希学是得了元朝好处的人,他们的心思已定,就算未来我大明将蒙古人赶出去,也很难获得他们的好感,所以这两个人争取与否,并不足以挂齿,

        孔家人是否心向朝廷,还要看他们的第三代,如今这孔讷年纪还小,有拉拢的价值!

        让他见证我大明之兴盛,施以恩惠,他自然会和父辈不一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标疑惑:“父皇,既然您打算拉拢孔家,为什么要如此对待孔克坚呢?您如此对待孔克坚,就不怕仇恨传递下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元璋笑:

        “孔克坚自作聪明,朕自然要好好教训他。朕又怎么会怕他们孔家,孔家就算再恨朕,最多也是无能狂怒,他们除了后世立书骂朕,还能做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,朕还给他们找到宣泄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皇指的是张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标对朱元璋的手段已经有些了解,所以马上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孔家再恨老朱,他们也拿皇帝没办法,人在无能狂怒的时候,就是迁怒于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什么比张家更好的迁怒对象吗?

        张孔二家都是世家,都在蒙古人手里当过汉奸,凭什么龙虎山现在混得风生水起,孔家却被打压?

        老朱故意把张正常和孔家人凑在一起,一来是利用龙虎山刺激孔家,二来未必不是想用孔家的恨意制约他准备提携的龙虎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帝王心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孔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元璋开口道!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完)